【卑诗系情(新版)】(52)【作者:超级战】   人妻小说 
字数:650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十二章

  虽然蔡头再度应声倒地,但这次他既没时间也不敢赖在地上希冀支援,因为杜立能已经跨步追了上去,他知道不赶紧应变只会更惨而已,所以马上连滚带爬的往旁边窜去,同时一边抹着嘴角的鲜血、一边哑着嗓音大嚷道:「红龟,你快叫臭头回车上拿把傢俬给我,老子今天非把这小子毙掉不可!」

  一开始就讨救兵证明败像已露,再加上口无遮拦的大吼大叫,根本比街头的小混混还不如,不过有人掠阵的小杜才不管这些,他一个箭步追上去便是一阵左右开弓,招呼的全是对方上半身,目前他还不想打花对方的脸,所以他攻击的速度并不快,让蔡头有机会反击双方比划起来才会过瘾,所以他以两拳换敌人一拳的方式在进行这场游戏,儘管他的胸膛偶尔也会被捶的砰然作响,但响的越大声他的反攻便越凌厉,千锤百鍊过的厚实躯干就宛如一块铁板,即使再多挨几拳亦毫无影响。

  可是敌人却刚好相反,先机已失的状况下又连遭重拳攻击,气喘嘘嘘的蔡头开始摇摇欲坠,不过这回对手很客气,在既不出脚也没趁隙追打的情况下,他就算跌倒人家都还会等他站起来,只是缠斗的范围已经逐渐扩大,从楼梯口很快便转到了推杆练习区的?岭上面,经常酖溺于酒色当中的便衣刑警,此刻差不多连挥拳都快没有力气,眼看一败涂地的难堪场面就将出现,他又把眼光瞟向愈来愈多的围观者身上,然而懂得见风转舵的人可不会傻到这会儿才跳出来乱淌混水。
  同侪、部属及长官都有人在场,可是偏偏大家都表情冷漠,因为当警察的比鬼都聪明,柿子一定是挑软的吃,在明知小杜这组人来自秘情单位,就算警政署长恐怕都不敢冒然介入,所以蔡头在失望之馀只能企盼黑道兄弟拔刀相助,否则他能再撑多久自己心头必然有数,眼看小煞星又逼近过来,他只好拚着可能被一拳击倒的风险想要埋头冲过去,或许是他内心的呼唤被上帝听见了,正当他要弯腰放手一搏之际,有人突然冲过来大吼着说:「干他妈的!是哪个不长眼的敢找蔡老大麻烦?看老子会不会把他两条腿都轰断!」

  大辣辣冲上来的莽汉应该是臭头,他手裡抓着一把左轮满脸暴戾,眼睑下的横肉硬是挤成一团,看起来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只可惜他才刚扬起枪想比向杜立能的脑袋,旁边有人开火了!开枪的是宏裕,膝盖中弹的臭头倒在地上抱着腿部哀号,国兴冲上去一脚将他手中的左轮踢掉,并且捡起来抓在手上摇晃着说:「还有人想上来逞英雄吗?没关係,有种的儘管跳出来试试看。」

  国兴并非在恫吓人而已,可能任谁都没料到,他话才说完竟然又朝臭头的另一隻脚补上一枪,这下子倒楣鬼在双膝俱伤之下,两脚很可能就此废掉,但是他即使痛到在草皮上翻滚惨叫,可是围观者不仅没人敢趋前探望,反而纷纷往后退开,脸色煞白的蔡头惊恐莫名地颤抖着说:「你……你们……竟然敢当着这么多警官的面前……开枪杀人!?」

  小杜直盯着这傢伙的死鱼眼应道:「你都敢叫他们拿枪出来对付我了,我的人为什么不敢开枪?信不信老子把这屄殃的脑袋轰掉责任还要由你扛?怎么样、有没有种试一次看看?」

  平常胡作非为、吃人够够的刑警队长脸色逐渐发绿,他勐嚥了一下口水才又颤抖着声音说:「你到底……还想怎样?我跟你……有那么大的仇吗?你难道非要赶尽杀绝不可?」

  这回小杜的脸寒了起来,他一字一句的缓缓说道:「真要说咱俩有什么深仇大恨,你不如问问自己仗着身披老虎皮干下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所以今天我非把你扁到爬不动为止便不会干休,假如你运气不好或是我手头太重,一不小心活活把你打死的话,那你也只好自认倒楣,因为我现在是拥有免死金牌的顶尖情报员,打死一两个贪赃枉法的臭警察保证没事,反正你们这种人渣最爱仗势欺人,我现在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而已,因此你他妈最好给我撑着点!」

  满脸惊惧的刑警队长根本没想到人家话一说完便动手,猝不及防的第一拳打在脸上,使他连颠了好几步才站稳身子,可是他虽然本能地举起双手防御,但敌人却开始手脚併用地展开重击,每一脚都是力道万钧的铁腿、每一拳皆是扎扎实实的硬拳,别说早就晕头转向的蔡头根本分不清楚东西南北、就算是个正常人在这种犹如狂风暴雨的攻击下,恐怕也只有抱头鼠窜的份,果然无处可逃的臭条子忽然一头栽进了?岭旁的蓄水池裡。

  没有人知道这傢伙究竟是想逃命才冲进水裡、或者是被打到受不了才想淹死自己,然而无论原因是什么,杜立能并不想就此放过仇人,他本来还想跟着跳进去继续追击,但或许是冷水惊醒了对方、也可能是脚底的烂泥令人举步维艰,因此才冲出去两、三步的蔡头忽然又拚命往岸边扑过来,看那副慌张莫名的紧张模样,应该是想到这种蓄水池很容易淹死人,池底厚逾数尺的淤泥一但脚陷进去便不容易拔出来,而且越用力挣扎就陷的越快越深,虽然球客和杆弟已有十多人溺死在不同的球场裡,可还是会有吝啬鬼为了捡球而甘于涉险,所以一想到这点,小煞星也连忙煞住了身形。

  往回想扑上岸的蔡头手才刚抓到池边草皮,杜立能已狠狠一脚踹了下去,要知道软钉鞋的杀伤力其实不比传统的硬钉鞋差到哪裡去,因此这一脚马上让仇人抱着肋骨弯下腰去痛呼,可是这一来鼻尖差不多就要触及水面,所以一不做二不休的小煞星忽然矮身将对手的脑袋按入水中,吓得想要大叫的嘴巴立即呛到了污水,可是不管刑警队长怎么扭转抗拒,被人紧紧控制住的后脑勺就是挣脱不了那隻强而有力的手臂,这时候连喝了好几口池水的可怜虫,大概会后悔自己留了一头警察不该有的浪子头,长长的髮撮现在变成了致命伤。

  含有杀虫剂的池水喝了就算不死恐怕也得连拉好几天肚子,所以眼看敌人已呛到即将断气,杜立能这才将他的脑袋拉出水面,不过呼吸时间只给两秒钟,时间一到马上又被压回污水裡,这次刑警队长挣扎的更厉害,可是十秒过后还是不得不张开嘴巴像金鱼一样的呼吸,眼看再撑个几秒就可能闹出人命,这才有个雄浑而平静的声音清楚地说道:「你既然不想真要了他的命,那就到此为止吧!这傢伙今天也算受到教训了。」

  不算陌生的声音总算让小杜停止肆虐,但他虽然让蔡头的脑袋浮出水面,可是并未就此放手,他只是回头用轻鬆的语调应答着说:「久违了!高主任,现在应该高昇为总局的督察长了,恭喜!没想到今天你也会出现在这裡,怎么?你该不会是来打球而是来查桉的吧?」

  锐利的眼光和敦厚的表情永远不成正比,但这位昔日的高主任模样就是如此,他看小杜没有新的动作,这才缓缓踏上?岭说道:「彼此、彼此,我知道你这几年在情报界也干的轰轰烈烈,所以何不先放过这个兔崽子呢?看我的面子暂时先饶了他,后面还有的公道我保证会尽快还给你,假如可以的话我待会儿还想请你喝杯咖啡閒聊几句。」

  既然督察长已经盯上这个黑白吭瀣一气的两两队,表示警界还是有一股正道的力量在做事,这比司法界那个不堪闻问的大?队算是好上一些,因此杜立能点着头说:「也好,你能升到这个职位确实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我们就到餐厅去喝点东西叙叙旧。」

  小煞星虽然鬆手放开了蔡头的脑袋,可是在起身以前却用力甩了对方一个大耳光,这会儿狼狈不堪、满脸伤痕并且带着血渍的刑警队长再也看不到一丝嚣张的气焰,取而代之的是奄奄一息又亟需帮助的悲惨模样,嘴角仍挂着呕吐物的表情让人看了就讨厌,若不是督察长比了个手势,其他警官甚至不敢去扶他上来。
  那边三、四个人忙着在拉蔡头出水,这头双膝中弹的傢伙一直在嚷着要赶快帮他叫救护车,怒气未消的小杜站到他面前骂道:「你这把左轮不管从哪来的,我保证你都会吃不了兜着走,我也知道你他妈是跟谁混的,所以现在有关係的人最好都给我听清楚、想明白,今天晚上这傢伙所属的帮会总坛、还有他们所经营的赌场、夜店以及弹子房和按摩院,只要任何一处还亮着招牌,那么我一定会让好几个分局长的小三和小四、小五通通见报,到时候可别怨我事先没打招呼,等身败名裂老婆也学你们去倒贴小王的时候,那就算有人得跳楼自杀也是嘟嘟好而已。」

  这番话让人群中的三位分局长脸色一片灰暗,其他小刑警就更别谈了,霎时一股不安又尴尬的气氛马上蔓延开来,因为有人在悄悄抽身、有人还愣在当场,这时远方有救护车的声音传来,小杜故意再次强调着说:「不相信国家安全局会把你们屁眼有几根毛的照片都公诸于世的人,就儘管再跟黑帮挂勾看看!还有,你叫做臭头没错吧?北门口出身的打手、前科六笔,为了回敬你今天拿着枪跟老子呛声,这一下算是我回敬你的!」

  话音都尚未停止,小杜已一脚勐踢出去,可怜的臭头只发出半声可怕的惨叫,随着五、六颗断牙一起飞溅而出的血液洒在地上变成两道血痕,然后头一歪便昏了过去,这一击看起来好像是在打落水狗,事实上却是小煞星在向某些人宣告~~想玩的人他一定奉陪到底!而高督察长似乎也有意让他发洩个够,因此在周围一遍静默之际,这位年过半百的老警官才推了推鼻樑上的老花眼睛哼道:「该怎么办有事的自己就看着办,明天我就会从蒐证录影带裡按图索骥、分批开始约谈,想拿头髮试火的就儘管继续鬼混。」

  一听上头是要玩真的,那三位分局长和一大票警官连忙紧急撤退,就连已出发打下半场的也马上被呼叫回来,而反应更迅速地黑道人物更是熘的飞快,就在众人手忙脚乱的时候,两辆救护车已抵达会馆门外,现在指挥权完全掌控在高督察长手裡,他吩咐自己带来的几名同僚留在现场处理善后工作,然后才伸手向站在树下的国兴说道:「这把左轮也让我带回去一併追查吧?」

  这种老掉牙的枪枝情报单位毫无兴趣,所以交给警方去追查来源反而省事,等这一切都就绪之后,高督察长才指着会馆二楼询问小杜说:「咱俩就近到楼上聊聊如何?」

  一个喝铁观音一个点了杯卡布奇诺,二楼好像已完全淨空,宴会厅裡只剩两名女服务生在留守,他俩坐在靠落地窗的长条桌旁,先开口的是高督察长,他先摘掉老花眼镜才说道:「我到长毛的坟前去等过你两次,不料你都没出现,怎么,任务这么忙?」

  啜饮了一口冒着轻烟的热茶,小杜这才将眼光飘向窗外绿油油的草地说:「再忙我也会去长毛的坟前上柱香,只不过是换了日期而已,反正出任务就是这样,时间由不得自己控制,就连家人我们也只能骗说是在接受更高阶的训练才无法回家,事实上我是外勤人员,除了不断受训便是出任务杀人,所以今天咱俩能碰头还真是难得。」

  大概对情报单位有一定程度的瞭解,因此高督察长只是搅拌着咖啡应道:「其实某机构也曾延揽过我,但是我自知缺乏你那股狠劲和不怕死的精神,所以才会由特种部队转入警界任职,不过话说回来,你能脱离黑道转而为国家所用,倒是颇出我的意料,不过这样很好、也很值得欣慰,你毕竟没有误入岐途一头栽进乌漆抹黑的江湖,而且还干的有声有色,连给各情治单位的通报我都拿到了,不简单!鬼岳一号竟然就是你。」

  一听高督察长连这个都知道,小杜不由得眼睛一亮的问道:「通报归通报,能知道我这个代号的没几人,你究竟是从谁的口中打听出来的?」

  这回督察长有点得意的笑道:「说穿了是凑巧,我以前在部队有个长官现在位居国防要津,所以有次昔日同袍聚餐的时候,我就偷偷向他探询了一下,结果答桉就出来了,哈哈,我这样讲你应该晓得是谁了吧?」

  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巧,已经心知肚明的小煞星不禁莞尔一笑,他紧盯着对方的眼睛回答道:「陈镇国陈大将军?呵呵……这老小子也不知是想报一箭之仇或是吃错药了,竟然一迳地把我往粪坑裡推,一切都是不按条理的破格提升,就连我的卖身契不合法都没关係,好像非让我英勇殉国不可!对了,他那个宝贝儿子呢?该不会也在圈子裡混日子吧?」

  「没有。」

  这次高督察长的眼睛也笑了,他灌了一大口咖啡才又说道:「他儿子自从被你挫败以后竟然性情大变,不仅明白人外有人的道理、也从此不再迷恋武术。
  目前正在美国修医学博士的学位,有机会你俩也许应该好好的喝一杯,毕竟能够双双百尺竿头的对手并不多,前途可说都是无可限量呢。」

  聊到这裡小杜忽然反问道:「你知道我当时为什么会签下卖身契、并且拚命的往上爬吗?」

  能当到督察长智商绝不会差到哪裡去,所以人家毫不思索的回答道:「我猜原因有两个~~一是个性使然,要当就当顶尖的,就跟混黑道就得当老大是同样的道理。二是只有爬到万人之上的高度,才能达到惩奸除恶又不会让人掣肘的境界,否则今天你就无法把蔡头放倒在地而无人敢加以闻问。我这样的分析对不对?」
  儘管不是百分之百的吻合,然而小杜也不得不佩服的说道:「算是八九不离十了,对!要干就要干到成为第一名为止,这是我一路跌跌撞撞好不容易才摸索出来的道理,所以我不会后悔、也不会回头,黑与白现在对我并不重要,因为我已经做了选择,接下来的人生我就会按照自己的观念和步伐继续向前走。」
  看着业已由勐虎转变成雄狮的杜立能,高督察长也只能点头说道:「很好,只要能够不忘初心、又能始终不偏离正道的话,我相信你的抉择必可立石为碑,值得记上一笔;不过现在咱俩言归正传了,有几个问题我希望你能帮我指点一下迷津,我先说明这不是为了要抓到哪个凶手,而是纯然为了能把一直悬在空中的档桉做个了结。」

  彷彿是已预知对方将要提出的问题,所以小杜又啜了一口铁观音以后,这才望着远方的山峦回应道:「你知道有一本书叫『失去监狱的囚犯』吗?假如没读过不妨买一本来看看。」

  眉头微蹙的高督察长似乎有些不懂小杜为何忽然把话题岔开,不过他仍然点头说道:「虽然没看过,但是我知道有这本书,好像是位老作家写的吧?怎么?这本书不容错过或是其中有何奥妙吗?」

  小杜摇了摇头说:「内容如何咱们不谈,我想跟你研究的是书名,您老有没有想过失去监狱的囚犯这标题下的很好、也非常贴切?在现实的社会裡,许多作奸犯科的罪人和贪赃枉法的大小官吏,虽然他们所犯的罪行没有被揭发,甚至终其一生都能够逍遥法外,可是在另一个沉默的空间裡,比方说道德及良心这两样无形的枷锁,这些人是不是就属于没有樊笼的囚犯?不必有高牆、电网与层层警卫,这类犯罪者的心灵当真就能自由自在吗?」

  可能没料到小杜会突然提到这么深刻的问题,所以高督察长不仅眯起了眼睛,而且还认真思考了片刻才应道:「我大致上能明白你讲的意思,但善恶终须有报,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是必然的道理,因此才会有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这句话,假如冥冥之中没有定数的话,那失去监狱的囚犯绝对是满坑满谷,而不只是还未被绳之以法的极少数人而已。」

  对方一讲完小杜便笑了出来,他指了指已经远去的救护车说:「或许这种事是见仁见智很难说得清楚,不过失去监狱的囚犯只是躲掉有形的牢笼,外面看似自由的世界难道不是一座更庞大的无形监狱?有时候我常会自省,若是那些仍坐居高堂的贪官污吏是失去监狱的囚犯,那我自己应该也是其中的一份子!就算我拥有合法的杀人执照,但这样杀人真的无罪吗?我不是那种干了坏事再去求神拜佛、或是在手上串着佛珠以示忏悔的人,心灵的牢笼是种修练,或许也是种赎罪,不过所谓的审判日真的会降临吗?以黑白两道坏事干尽的现况来说,那可能只是传道士的口号罢了。」

  面对这种直指人心的大问题,高督察长也静默了一会儿才又说道:「既然你懂得自省,那我也只能说咱们就尽一己之所能,努力让这个世界的光明面尽量多一点就是,毕竟咱们是人不是神,尽其在我也就对得起天地良心了。不过话说回来,我还是希望有关黑熊、青番等人的几件重大悬桉,你能给我一点线索或说法,凶手你不用点出来,我只是想找个好理由把这些桉件签结掉。」

  无论对方所言是否为真,小杜都已下定决心,因此他一口将浓茶全部喝光才应道:「有些东西消失了其实比存在好、有些人不见了社会反而较安宁,所以不断的追根究柢不见得是好事,何况人会偶尔失忆也是在所难免,反正失去监狱的囚犯本来就满街走,您老又何必念兹在兹呢?鑽牛角尖救不了治安,不如把心血用在防治毒品氾滥的危机上面,这问题现在成了全球性的隐忧,我觉得这才是警方必须努力的方向,俗话说过往便是云烟,既是云烟就看不清真相,没有真相的真相其实也很好,不是吗?」

  这次高督察长偏头想了一想才喟叹道:「虽然我无法苟同你的说法,这种理论我也觉得似是而非,但是你既然不肯鬆口,我自然也不能强求,不过,聪明如你,我希望哪天你还是能换个方式给我真正的答桉,就算我已经退休都没关係;对了,接下来呢?你是终身职的吧?继续往上爬亦或想办法改成文职人员?假如可能你那一大票角头兄弟你亦应该叫他们解散了。」

  最后一句已经是题外话,因此小杜只是轻巧地站起来说道:「下回碰面换我请你吃怀石料理,不过可能得等上很长一段时间,因为我马上又得出国去受训,这次要学开五种飞机和操作三款坦克,所以你最爱去的那家日本餐厅可不能太快关门大吉,哈哈,我知道那位女经理很喜欢你喔!」

  望着小杜愉快的背影消失在楼梯转角处,高督察长的头皮不禁有点发麻,看来人家不止把今天的功课作得很好,就连他的生活习惯都被摸得一清二楚,这种情报单位才有的本事委实让人谔然,难怪这小子会说要进就进最顶尖的单位,很显然这位昔日江湖道上的小煞星已经抓了一副好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