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厨房】(13)【作者:kas_ya10】   乱伦小说 
字数:93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三章

  无牌黑车在市里面绕了几个大圈来到郊区一个隐蔽的山庄「下来!」几个黑衣人凶狠的把妈妈和易文推下车来「你们光天化日还绑架了不成?」妈妈反抗起来「啪!」光头狠狠摔了妈妈一耳光,妈妈白皙的脸上浮出一个五指印「老实点,不然先整你外甥,再整你。」光头威胁妈妈道妈妈一听他要伤害易文就停下了反抗

  「他犯了什么事?你跟我说我求你了」妈妈哭起来求情,而易文依然木然的一步步迈着「他妈的,叫你安静点」光头不耐烦的抽出一个匕首「再不老实,现在就整你」

  妈妈被吓住了,不敢做声,一路跟着他们走起来,顺便观察着周围环境整个山庄,不是特别奢华,但是装饰却透着一股神秘感,一路走过来,墙上都挂着不少字画,其中还不少是名家手笔,可见山庄主人应该是个有修养的人,怎么会养着这样一群黑衣人呢?

  妈妈心里极度的疑惑,但又隐隐感觉自己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到了,两位」光头变得客气起来,妈妈一抬头,是个大客厅,门口一个中式屏风,光头领着妈妈和易文绕过屏风,客厅正中间坐着一个带金丝眼镜的儒雅青年,手里拿着一把折叠扇,这个人就是谭政。

  「老板,易文带过来了,这是他的家长,李金梅老师…」光头特别强调了一下妈妈的名字「哦,易文兄弟…你把你家长带过来了,快请坐,请坐」谭政起身客气的把妈妈和易文送到座位…妈妈有点莫名其妙了,又站起了身道:「小伙子,看你是个读书人,为什么绑架我们?」

  谭政假装一愣:「绑架?」

  妈妈指着光头道:「刚刚你这个手下还动粗把我们拉过来,这不是绑架吗?」
  谭政一笑,转过身冷面看光头道:「哦…我不是叫你客气的请易文兄弟和他的家长过来的?」

  光头脸色变青,哆哆嗦嗦道:「这个是您」

  「啪!」

  光头还没说完,谭政一巴掌扇得他眼冒金星

  「快跟金梅老师道歉,别让人以为我们是群黑社会,流氓,地痞,我们是做正当生意的」谭政不怒自威「对不起,对不起,金梅老师,我知道错了」刚刚威风凛凛的光头捂着红了一片的脸,对妈妈点头哈腰的道歉「没事,没事」妈妈被这光头态度突如其来的变化以及眼前这年轻人的气场吓到了,对谭政道「小伙子,我不知道您怎么称呼,找我们什么事,没事的话请把我们送回去,或者我们自己打车回去也行」

  「哦,也没什么事,我姓谭,叫谭政,这次主要是把易文请过来,不知道您也来了」谭政扇起了手里的扇子「谭政?易文什么事情得罪您了吗?」妈妈觉得这名字好像在哪听过,但又记不起来。

  旁边的易文木然的站着,一声不发

  「小事,小事,就是他欠了我们一点钱而已」谭政扇子摇得不快不慢「欠钱?您找错人了吧?」妈妈疑惑道,因为易文没多少花钱的地方,而且每月除了他们家零花钱,学校还会补贴钱给这样的考试好的学生。

  「找错人了?」谭政微微一笑,摆摆手

  一个黑衣人递上来一张字据,送到妈妈面前,妈妈拿起第一眼就看到了易文的签名上面按着一个红红的手印,「金梅老师您看清楚点,白纸黑字」谭政抿了抿嘴,收起了手里的扇子「100万?」看到金额,妈妈惊到了,「不可能…他没地方花这么多钱」

  「是吗?」谭政低沉的回道,并没有解释

  「阿姨,我错了」这时一直没开口的易文,装模作样的抽泣起来「之前一直没告诉您,肖东之前骑电动车出去开太快撞伤了人,那人到医院腿都断了,人也昏迷不醒,很严重,我出去给他善后,送到医院光医药费就花了10多万,之后赔偿又花了20多万」

  这事居然扯到了我,易文也是够黑的,其实他这张借据手印是假的,我撞人当时是易文帮送医院的,但是事主其实也没什么大碍,易文事后还跟我说花了他几千块,我只能哀求他不要告诉爸爸妈妈,这事后来成了他抓我的把柄,到了妈妈这里居然被他捏造出天价了。

  「什么?这么大事,你和肖东为什么不告诉我?」妈妈惊慌失措道「肖东怕您怪他,所以我们两个都瞒下来了,那个事主最后也没大事,拿了钱就了事了」
  「你们真是……」妈妈气得脸都红了,追问谭政道「可是也是3、40万,怎么这里有100万?」

  「金梅老师,你把借据看完」谭政微微笑道

  「利息这么高?」妈妈这下总个人都软了

  「你们这个是不合法的」妈妈低低喃语道

  「不合法?」谭政听到这一下凶相毕露,猛的站起身,示意边上的手下动手「这小子家长不想还钱,先把这小子打一顿,再砍一个手指,还不想还钱再砍一个手指,直到他家长还钱为止」

  几个人黑衣人一下围了上来按着易文,拳打脚踢妈妈死命护着着易文,「谭哥,我求你,我们一定还钱,但是现在我手上没钱,让我们回家商量商量」
  「不行,没得商量,今天就还,过了今天,你们要还150万」谭政恶狠狠道「我把房子抵押给你」妈妈无奈哀求道

  「哦可以…」谭政摸摸下巴想了想,让手下停手「你房子在哪个位置」
  妈妈:「市里XX花园」

  「啊?我知道面积最大的40万,而且是二手的,我可以给你开到30万,还有70万呢,过了这个月70万要涨到150万」谭政摸摸下巴道「150万?」妈妈一下没了反应,瘫坐在地上,150万在这小城市确实不是小数目,更何况是下个月就要还。

  「阿姨,让他们砍我吧,都是我的错,不该去帮肖东了难」易文哭道「别…我会帮你们的」妈妈摸着易文的头,倒安慰起易文来「怎么帮?我现在就要他还钱」谭政冷笑道

  「我…我们回家再商量下行吗?谭哥」妈妈用哀求眼神看着谭政「不行!!」看妈妈这样子,谭政知道她已经上钩了「不过,我可以给你指条路」

  「什么路?」妈妈疑惑道

  「这个嘛…」谭政温柔的拿手里的扇子挑起妈妈的下巴「像金梅老师这样美丽又性感的夫人,把身体借给我,我来帮你还钱」

  妈妈把谭政扇子拨开怒道:「不可能」

  「哦?您又不想还钱,也不想付出其他代价…」谭政手一挥「把这位小兄弟拉到边上继续招呼招呼」

       几个人一下把易文扯起来拉倒边屋里揍了起来

  「啊…」易文也是被揍得够惨的,惨叫连连

  妈妈听到易文惨叫声,赶紧拿起手机道:「快放了他,你再这样,我报警了」
  「那你报啊,欠债还钱,借据在这,警察也管不了」谭政不屑道「啊…」易文惨叫又传来,妈妈一下被谭政唬住了,「你…」

  妈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瘫坐在地上

  谭政见机挨过来对妈妈低低说道:「你要是如了我的意,听我的话,不但钱我帮你代还,我还可以让你当你们学校的副校长。」

  妈妈对副校长没啥兴趣,只想救出易文,目无表情的说道:「你的条件是什么?」

  「夫人,你挺上道的,不愧是教书育人的老师」谭政站起身了俯视起妈妈「一次一个人2万,这种价格,你知道的外面模特和小明星都没这价格,你答应的话,就叫你还60万就行了,而且不加息,还完井水不犯河水,毕竟你也是好老师嘛」

  「啊…」里屋又接连传来易文的惨叫声

  妈妈低下头抽泣着,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谭政说话算话,答应的事绝对算数」谭政看妈妈无力的样子,开始巧言令色的说服妈妈「金梅老师,我开出的条件还不好吗?你用你身体还60万的债,只用还30次就可以了,就算一天一次也就30天嘛,您跟您丈夫新婚不也要做这么多天嘛」

  妈妈依然没出声,低着头,谭政继续说道

  「我答应你,我不跟任何人透露我们之间的交易,事成我保证让你当上副校长而且不再骚扰您」谭政停了停,看妈妈的表情「夫人,这是最优条件了,你要是硬去凑这么多钱,不但你家的房子没了,而且你家庭该受多大影响?您的儿子,外甥和丈夫该怎么办?」

              妈妈依然没出声

  谭政有点不耐烦了,恶道「您答不答应?」

  看妈妈没反应,谭政朝手下示意了下,里面易文的惨叫声更加凄厉了妈妈这下坐不住了,抬起头道:「你先叫你手下停手」

  谭政没理妈妈,坐回椅子上不急不慢摇起了扇子「我凭什么相信你?」妈妈还是经不住易文受暴揍的惨叫声谭政一听,知道妈妈心理防线松动了「夫人,您除了您这美丽性感的肉体还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本吗?」

  「我」妈妈语塞,虽然妈妈和易文乃至其他人发生了关系,但是这些事外面的人都不知道,至少在外面的形象以及妈妈自己心里她还是那个端庄,美丽的妻子和知性的女教师「夫人,您跟我废话这么多,原来您是怕我不守信用?要不这样,我先给你钱,你我约定的事办完,我不守信你拿这些钱去找人砍我也好,告我也好随便你」说完,谭政直接手写了一张现金支票扔到妈妈前面。

  妈妈没拿,但是看了一眼,60万整。

  「事成你再把支票退给我,或者你现在出去用了也行,只要你愿意还」谭政得意的扇起扇子「钱,我不缺,但是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夫人,您是成年人而且还是教室,道理应该比我懂」

  妈妈还是犹豫着,没拿地上的支票

  「夫人,碰到我这么好的人,给你开这么好的条件,你还给我犹犹豫豫,我看这事没得谈了」谭政收紧扇子,有点气急败坏招呼边上人道「你去叫里面人去把那小子手指剁了」

  「别…」妈妈一看谭政怒火冲天的样子,知道他真要动手了,畏畏缩缩站起来,拉住谭政那手下「我答应你…」

  「哈哈…夫人,你早答应嘛,你外甥也不会受那么多苦」谭政一下笑开了花「但是你要答应不让任何人知道我们之间的事,这张支票我留着,事情结束,我还给你。但是你要是失信了,我倾家荡产也要你死」从来都是温柔脸庞的妈妈露出了一丝狠意「好,我保证!夫人与我们发生任何事都不会有外人知道」谭政信看似认真的对妈妈说道妈妈这一答应,不但把自己送到淫欲的深渊,而且卷入市政府里政治斗争,成为了谭政的一个棋子,为他谋取更大的利益以及报复之前把他爸爸推下台的那批人。

  谭政挥挥手,易文被拉了出来,皮青脸肿,妈妈见状赶紧过去抱住易文,一边哭,一边抚摸着易文的伤口,易文抬头看了看谭政,谭政看他这副模样,想笑又不能笑出声。

  谭政道:「你走吧,你阿姨已经替你还清了账,出门有人送你回去。」
  易文知道现场发生的事还有谭政和妈妈的交易,但是假装关心起妈妈,看着妈妈道「那阿姨你呢,我们一起回去」

  妈妈转过身去没看易文:「小文,你先回去,阿姨等下有点事自己打车,晚点再回」

  易文装作关心的又说了一番话,妈妈头也没回坐到边上的椅子上。

              易文被送了出去

  「你们都出去,我和夫人要谈点事」谭政猥琐的笑了笑,对手下人说道其他手下立即退了出去,空旷的会客厅只剩下妈妈和谭政,一个38岁局促不安的美熟女和一个二十多岁的野心青年「现在没人了,哦,美丽的夫人,像你这样的美熟妇,而且还是敬爱的女教师,一次多少钱啊」谭政挑起妈妈下吧故意羞辱式的问妈妈「…」妈妈侧着头没作声

  「不说,我就加利息了」谭政威胁道

  「两……两万一次」妈妈低低不情愿的羞怯答道这成熟美妇人现在这样实在是媚态十足,一个热血青年哪里经得起这样的引诱妈妈话还没说完,谭政立即就扑了上来

  谭政可没有易文那样房事的耐心和技巧,对他来说做爱就像吃饭一样简单,不需要什么技巧谭政扯掉妈妈的上衣,懒得去解她白色衬衫的扣子,直接撕开,露出两个带蕾丝的白色胸罩包裹半边的巨乳「真你妈的大」谭政睁大了眼,舔舔了嘴「转过去,夫人」

  谭政让妈妈两个手扶着桌子边,妈妈一下就知道他的侵入姿势,这是易文操她经常用的姿势妈妈没有反抗,顺从的转过去,她已经知道自己今天乃至未来一个月的命运,「自己把内裤脱下来」谭政命令道,他要看这个刚刚还高傲得不了的熟女教师在自己面前颜面尽失被一个比自己小了10多岁的陌生青年这样羞辱,妈妈也只能顺从。

              妈妈准备脱裙子

  「我是说自己把内裤脱下来,没叫你脱裙子」,谭政一下拉住,继续羞辱妈妈「没想到你这么骚,居然这么急着脱裙子」

  「我…」妈妈又小声哭了出来,但是依然照做着,她只能弯下腰,一只手从裙子下沿伸进去,顺着大腿的肉色长筒袜扯了下来「停」妈妈把白色内裤扯到膝盖位置被谭政叫停,「宝贝,就这样,这姿势我喜欢」

  谭政迫不及待的脱掉裤子,露出早已挺立的鸡巴,把妈妈的包臀裙望上翻到腰际,然后按住妈妈的腰身,向前斜倾身子,把鸡巴插入了妈妈的身体由于没有太多前戏,而且在这样的环境,妈妈阴道开始并没有太多淫液,这样的情况下,妈妈被插入是异常的痛苦「痛痛你慢点」妈妈哀求身后这个陌生男子道

  谭政可不管,他只顾享受眼前这具丰腴性感的美肉过了一会,或许是痛感以及施虐感刺激了妈妈的已经被易文开发的淫欲,蜜穴的淫欲开始不断分泌出来,随着谭政鸡巴的抽插,一阵阵淫液被带出体外妈妈把头埋到双臂之间,双头紧紧抓住桌子边缘,开始点点的呻吟起来「啊…啊…啊」妈妈呻吟很低,是不想让谭政听到,但其实谭政听得很清楚他的鸡巴在妈妈湿滑的体内加快着进出,不一会,大厅内熟妇蹬着昨天和自己外甥做爱时穿的尖嘴高跟,长筒肉色丝袜一直包裹到臀下沿,翘起的雪白屁股,被一次次冲击,大厅只剩下妈妈和谭政肉体撞击声以及嗯嗯啊啊的交媾声过了10来分钟,随着谭政一声长吟,他率先交了抢,而妈妈则只能算是被谭政挑起了欲望,欲眼迷离,嘴巴一张一闭呼着热气。

  「夫人,你真是够骚啊,这么多水,快要淹死我了」谭政心满意足的瘫坐在椅子上,这种话易文操妈妈的时候说得太多,她虽然不喜欢听谭政这么说,但也没特别反感「夫人你这么骚啊,想不到身为教师,功夫这么好,肯定是被人好好调教过了」谭政知道内情,故意这样说刺激妈妈「你…」迷离的话有点清醒了,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但我说话算话」谭政清理清理衣服,而妈妈也理了理头发,想收拾下衣衫不整的自己谭政抓住妈妈一只手阻止她,妈妈想反抗,谭政抓得越紧「我再问你个问题,这问题值5万,也就是你真实回答我,就只有还53万了,你不要骗我」谭政不依不挠「你跟你丈夫之外的人有没有发生过关系?」

  「我…」妈妈一顿住,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问「说」谭政大声道「人民教师可别撒谎」

  「没…」妈妈底下头避开谭政的眼神

  「你骗我,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谭政厉声追问道「没…没有」妈妈大哭起来
  「好,你说的,欠款加10万,小黑去把借据拿来」谭政大声喊道外面的手下「别…我承认我有」妈妈这下奔溃了,对眼前这个迷样的男人恐惧无比「那是跟谁?我美丽的夫人」谭政抚摸起妈妈的秀发来「是…是和易文…我的外甥」说完妈妈哭声不止「哦,夫人…别哭了,其实我都知道的,给你看个东西」谭政打开手机,放了视频,里面正是易文和妈妈在办公室淫乱的视频「你们…怎么知道的」妈妈眼睛圆睁,仿佛世界崩溃谭政停了下,

  「哦。是是我们恩…要易文交点抵押物的时候,他交的」谭政随便就说了个谎「你们…」妈妈一边为易文拍自己的视频,一边为眼前这个人的卑鄙愤怒道「别,夫人,我们对您没伤害的意思,我开始就跟你说了我是诚信的生意人,只有你按照我们的要求去做,不但你不会有半点伤害,而且,还完债之后我们会把这个录像还给你,对我们要用这个保证你还完债,而且你诚信还完债,我会让你当上你们学校的副校长,我说道做到」谭政看起来很认真,要圆了之前的话「这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妈妈半信半疑

  「这你不用管,我当然有好处才会做,但我保证在你听话还完债之后我会把录像还你,而且之后你要去举报我还是怎么样随便你。」谭政站起身「我…」妈妈坐在地上不知道该说什么

  「夫人,我知道你明白了」谭政摸摸妈妈的头,招呼过来他的三个保镖「6万」

  「你骗我,你不是说不让其他人知道吗?」看着从门外走进来的三个彪形大汉,妈妈想爬起身逃跑,但是浑身无力「他们都是自己人,谁说出去,我就砍谁的脑袋」谭政起身做扬手砍头状,然后继续抚摸着妈妈的头发「跟我跟他们做,不都是做吗?夫人,这样你还债快点,一看一天你就还了11万,你去哪里挣这么多钱?我是为你着想」

  「我」妈妈居然找不到词来反驳「你这个混蛋!」

  「你接受或不接受都随你,我不强迫你,但是我要不要你还钱,」谭政拿出手机扬了扬「或者我要不要把这个视频发出去也得随我」

  「还完钱就没事了,夫人,你信不过我?看看你口袋里的支票,不守信的人敢吗?」谭政说辞一套一套「就当一段梦把,还完钱就结束了」

  「梦?」妈妈在这混乱的环境下居然有点被打动了,咬咬牙齿「你要记住你说的话」

  「好,说到做到」

  谭政示意了下,低声向一个保镖耳语:「去隔壁房间,我要听这骚货的浪叫声」

  三个保镖把妈妈像小鸡一样架起进到了隔壁揍易文的小房间「砰」关上门
           小房间好一会都没有任何声音

  「还真是个贞洁烈女?」谭政有点小小的意外

              但再过了一小会

  「厄…啊…厄……啊…」

  此起彼伏的放肆呻吟声和喘气声响起,会客厅里听得清清楚楚,谭政端了杯茶喝起来「啊…啊…啊…恩…」这个熟女的呻吟不像是在被强奸,而是在享受「看来我刚刚没伺候好这个夫人啊,刚刚都没叫什么声音,这三个伙计我没找错啊,哈哈」谭政抿了口茶自言自语道谭政说的这三个保镖平时负责谭政的出行安全,但是另一层面,其实是谭政找来驯服各式各样的女人,然后为自己所用的,谭政在省城还一个自己的私人会所,里面各式各样的美女迎合各种达官贵人。这些保镖个个身强体壮,鸡巴粗壮,性爱经验丰富,知道女人身上每一个兴奋点,更加懂得开发女人的欲望,一个就够一般女人受的,更可况是三个,妈妈在谭政侵犯下没释放的欲望全部被这三个男人挑了起来。和三个男人的群P,妈妈以为这是在还债,其实不知道自己的肉体很快会陷入其中,这也是妈妈第一次在有意识的情况下接受这样的群交。

  大约两小时后,警车到了山庄门口

  「警察,我们怀疑你们非法绑架」警察敲开门

  「哦,你们找错人了吧?」开门的人答道「你们知道这是谁的宅子吗?」
  「少废话,我们带了搜查令,让开」警察强硬要求进去搜人「谁呀?谁呀?这是…」里屋传来一个年轻的男声,是谭政,他又一副儒雅的模样出来了。
  「你好,你是这里的主人是吧,我们是警察,查看监控,一辆涉嫌绑架的无牌商务车开到了到这里,我们怀疑你们非法绑架,请你配合工作」警察亮出搜查令,看山庄里黑衣人多,这些警察还下意识的摸了摸腰间的枪「绑架?哈哈,警察朋友,你们真会开玩笑。我是正当商人,在你们市里投资了几个大工程,昨天你们梁市长和公安局雷局长还和我喝过茶了,你们这样污蔑我可要知道后果的。」谭政轻轻笑笑,扇起扇子。

  谭政说的梁市长是副市长,主管经济工作的,而雷局长也是市里公安局副局长,跟梁元涛一派人马。

  「你」几个警察听到梁市长和雷局长的名字,一时不知道面前人的背景,不敢乱动「梁市长和雷局长是吧?我们是市局刑侦支队的,雷局不管我们这块。而且现在是跟你谈你绑架的事,我们监控查到涉嫌绑架的无牌车进到了这里,不要扯远了」一个看似老资格的警察叼了根烟走了进来「你」谭政脸黑了半截,不过又恢复了平静「您贵姓?」

  「免贵姓关,关连山。我是负责这一片刑事案件的,绑架可是大罪啊,我们监控全部录到了,这事别说雷局,就是省里来人也不能盖住啊?老弟」这位叫关连山的老资格警察确实老练,一下镇住了谭政关连山拍了拍谭政肩膀,继续道:「谭老弟,你赚钱就老实赚钱,惹什么事呢?被人抓住尾巴让你上面人难做的」
  「警官,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我看起来是那种大奸大恶的人吗?」谭政故作镇定道「哦!!对了,我差点忘了,今天我们去接了个朋友,是不是被你们误会以为是绑架了」

  谭政拍了拍手「去把我朋友叫出来,看是不是这位警官搞错了」

  他一个手下马上去里屋去了,不一分钟,开始的那个光头领着一个美艳妇人出来了,这个美妇人,面无表情,黑色的紧身连衣裙,衬着长腿上紧致的黑色薄丝袜和脚下踩着的双黑色恨天高,全身一袭黑色,整个气质显得极为神秘而又性感。屋里人看着这个妇人,情不自禁吞了下口水。细看这个妇人,头发盘高,白白清秀的鹅蛋脸,嘴巴红润,紧绷的连衣裙让她胸前一对乳峰和身后的肉臀前凸后翘得极为明显,无比诱人。看这么多人,美艳妇人双手不自然的握紧一个看起来名贵的黑色包包放在裙摆前面,而双臂好像故意遮挡并压着自己乳房中心位置。
  停顿了一下,美妇人开了口:「我是你们要找的人,我是李金梅」

              这确实是妈妈

  「这个……有人报警是说一个老师…」一个警察半信半疑的看着眼前这尤物「我就是,我是来…来看朋友的」妈妈说这句话顿了下,然后从包包里拿出一张证件「这是我身份证,你对下照片」

  「厄」警察接过看了看,抬头对比下「好像模样是一样的,但,你们来的时候是两个人把?」

  「那是我外甥,也是我学生,他已经先回家了」妈妈答道「那好,你跟我们回警局录下口供,顺便叫你先回家的外甥明天也来趟警局录口供」

  「好」妈妈轻轻点点头

  「你看,关警官,我刚说什么来的,我接我朋友惊动您的大驾了」谭政得意的笑道「呵呵,那个光头朋友,我在监控里看到你了,你那动作不像对你老板的朋友」关连山把目光盯向光头「啪…」谭政又是重重一巴掌,光头被扇到了地上「我叫你请我朋友,你未必还对我朋友动粗了?白养你了」

  「对不起,对不起,老板是我的错,我请金梅老师的时候没说清楚,没说是您这个老朋友请她,闹出这个误会」光头一边哭一边当着这么多人面连连磕头「不要怪他了,是我的错我我不知道是谭哥请我」这时妈妈轻轻的声音响起,为光头求起饶来了「哦…」谭政和关连山都有点惊诧了

  「好,那看在金梅老师面子上,这次饶了你」谭政赶紧找了个台阶下,伸手向门外,礼貌的跟妈妈道别道:「金梅老师您请,谢谢您今天赏光,下次欢迎再来」

  「那今天就打搅了」关连山脸色不太好看

  「你叫今天去接金梅老师的那人去警局录口供」关连山边上警察对谭政厉声喝道「好好好」谭政不屑的白了一眼

  「好,金梅老师,跟我们回去吧,有话回警局说,收队了」关连山招呼警察收队「好的,谢谢警官,我去跟朋友道个别」妈妈转身来到谭政面前,把胸前的手拿开谭政眼前两座黑色的山峰抖动了两下,两颗樱桃在乳峰之上突出。原来,紧身连衣裙下,妈妈什么也没穿,衣服与肉体之间是一层薄薄的液体「金梅老师,慢走,我不送了」谭政把手放到妈妈背上游移「你记住,你说的话,要是骗我,我一定要你不得好死」刚刚一直没表情的妈妈,狠狠的看着谭政「好好,这个我不会忘的,我是个诚实的商人,另外这个打扮挺适合夫人你,真美啊」谭政手没移开,妈妈转过身去,谭政的手又在妈妈的肉臀上摸了几下,妈妈并没什么反应,跟到警察背后。

  妈妈坐警车离开,前屋的淡淡女人香味散开了

  谭政拿出手机点开视频,三个壮硕男人与一个端庄美熟妇的肉体占满了屏幕,美妇看起来或被动,或主动不断与三个男人交换自己被操的姿势。满屏的肉色之间美熟女脚上的黑色尖角高跟鞋特别醒目,把屏幕放大了看,美熟妇肉穴和屁眼双洞被一直被塞满抽插,嘴巴也不时被换过一根鸡巴进入,三个男人每一次高潮,都是直接外射,精液喷洒在美妇雪白滑嫩的肌肤上,最后,美熟妇在高潮多次之后,汗水和精液覆盖满了她性感身躯。她终于精疲力竭,一丝不挂的和这三个男人肉体横陈瘫睡在一起。浅睡中,美妇依然呼吸急促,似乎在回味着刚刚的余韵。
  「哈哈哈哈」关掉视频,谭政面目狰狞,发出一阵狂笑…

  PS:感谢一直在跟的老铁们,不过感觉没啥人气,早点写完。肉戏减少,增加了点情节,加快进度,有可能写个稍微正常向的。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