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原虫】(42-43)【作者:qinqiyan】   乱伦小说 
字数:1390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42、母子交合

  低头看自己粗壮的鸡巴在妈妈的小穴里进进出出,湿漉漉的鸡巴忙碌如打桩的柱子,妈妈小穴内红嫩的穴肉不停的被带进带出,鸡巴上还沾满着精液、淫水、白带的混合物,实在又销魂又过瘾。

  「妈妈,你看,我的鸡巴在你的小穴里抽插呢!舒服不?」我拿起枕头将妈妈的头垫高,好方便她往下身看。

  妈妈本要抬头看看,却又看到我紧紧盯着她,又把身子重重往床垫上一躺,手臂盖住眼睛,呢喃道:「嗯……不……不要看……唔……小俊……好丢人……哦……」

  我不依不饶道:「这么好看,为什么不看?妈妈的小穴我百看不厌呢!嗯!」
  我又加大了力道,让鸡巴更加深入小穴中,将妈妈已然闭合的子宫口再次被强硬地打开!

  「啊!」妈妈轻呼一声,「不要这么用力……」

  我笑道:「那我就……慢点!」

  嘴上说着『慢点』动作上却加紧抽插了几步。

  「啊!」妈妈又娇呼几声,拿开遮在眼睛上的手,在我肩膀上一拍,嗔道:「坏小子!还这么用力!」

  「不用力不够表达我对妈妈的爱啊!」我全身贲起,括约肌用力,使鸡巴胀得更大。

  「嗯……又粗了……好充实……」妈妈手臂又遮住眼睛,嘴里喃喃道。
  我又把妈妈的美腿抬到肩上,整个人压上去,两只手握住她坚挺的乳房,妈妈玲珑凹凸苗条的胴体好似被对折一样,粉嫩的屁股被举高,鸡巴每次都撞击到花芯,直抵子宫内。

  「啊……我又要丢了……啊……嗯……」妈妈轻轻地呻吟着,她是个温柔的人,以前爸爸偶尔回来的时候他们做爱也没有发出过什么大的动静,也许一直以来她都是羞于大声叫床的吧!

  「嗯……好酥……好麻……」妈妈轻声叫道,她被我的攻势弄得毫无反击能力,全身软软的,小穴内淫水不停的流出。

  「妈妈……好滑呀……水好多……」我俯下身在妈妈耳边轻声道。

  「哼……嗯哼……」妈妈轻哼着,「别……别说了……」

  我又笑道:「妈妈……这些水从哪里来的啊?」

  妈妈的小穴夹力更加的大,屁股扭动着,似是要阻止我说下去。

  然而我就是要说这些淫词秽语,又怎会因为她的这些小小举动就停止呢?
  挪到妈妈乳房的位置,我含起一个乳头,轻轻嘬着、舔着,不是用牙齿轻轻咬噬两下。

  「啊……嗯……」妈妈轻呼起来,「你……你这个坏东西……」

  我『吸溜』一下把乳头乳晕全都吸进嘴里,大力吮吸着。

  妈妈的小穴立刻开始有规律的颤动起来,嫩肉像海浪一样一层一层从里向外蔓延,将棒身紧紧地向里吸,使得我往外抽的力道不得不加大了许多。

  淫水随着嫩肉翻涌的频率也一波一波渗出,使得小穴内更加的湿滑,也使得妈妈的屁股上一片湿凉,我猜想那一定是随着我的抽插,淫水将整片屁股都打湿了。

  「妈妈,你说啊!这么多水,从哪里来的?」我笑问道。

  「唔……唔……我……我不知道……啊……」妈妈的手还遮在眼睛上,嘴唇半张,只说了这么几个字。

  「妈妈……我多好学啊,难道你就不希望我汲取更多的只是么?」我边说边将鸡巴往外抽,一点一点的,用龟头感受着小穴内的嫩肉将鸡巴紧套,随着往外抽,已经经过的地方那里的嫩肉又缓缓闭合,淫水也紧跟在龟头后面,一点一点的从内部跟进。

  「啊……不……不要拔……」妈妈轻叫道。

  我却不听她的,仍然把鸡巴拔出来。

  「哼……」妈妈发出了娇滴滴的哼声,我只感觉腰部被两只脚紧紧顶住,不让我将鸡巴抽出。

  我心中大笑,看来放下心结后,妈妈现在对于跟我做爱这件事并不反感了,现在的种种动作、言语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挣了两下,看看妈妈,她的手臂轻轻抬起一边,露出一条小缝,她正从那条小缝里看我,其实只要一用力就能挣开,但一看妈妈现在的动作表情,让我不禁想要逗逗她。

  「嘿!」我低吼一声,借着妈妈抵住我腰部的力道,全身力道都放在腰部,猛力向前一冲。

  冲劲实在太快,小穴内的嫩肉都没有来得及反应,已经被我的鸡巴犹如破竹之势层层冲开,直冲到子宫里,淫水也因为这股冲势被挤出小穴,发出『咕叽』一声,同时打湿了我的大腿根,沿着股沟流下,让我感觉湿湿的、凉凉的。
  「啊……」妈妈发出了一声不知道是惊诧还是呻吟的呼声,这声音里既带有一股满足感,又带有一股惊愕感。

  这一下妈妈一定没有料到,她本想用脚顶住我不让我拔出去,故而力道用得极大,没想到被我借力一使,再加上我故意用了很大的力,冲力之足,让她全身都颤抖了起来。

  我双手支在她腿弯处,此刻感觉她的双腿都在颤抖,大腿内侧那白花花的肉也顺势抖动,连带大阴唇都在抖动。

  就这一下之力,她的脚已经软了下去,从我腰上滑落。

  我趁机『呼』一下把鸡巴全都抽出来,往下看去,小穴被撑开久了,忽然支撑力全都消失了,竟然没能及时闭合,内里的淫水失去了堤坝,如洪水翻滚、如水库开闸,从小穴中汩汩涌出。

  「啊……不要拔……呜呜……」妈妈哭喊道,「坏孩子……坏……」

  她也不顾再挡住眼睛,两只手都向我伸出,十指在空中乱抓,想要把我再抓回去。

  我哪能让她轻易抓住,忙直起身向后仰了一仰,躲开了妈妈的手。

  再往下看去,小穴此刻才缓缓闭合,但还是留了一道狭长的肉缝,淫水还是能从那条缝里流出来,只不过没有刚才那么多了。

  将鸡巴在小穴外摩擦,使得整根都沾满淫水,我不停地用棒身在肉缝上抵弄,不时摇摆屁股,将肉缝撑开一点,却又很快离开使之闭合。

  同时龟头下部冠状沟在阴蒂上有意无意擦过,每擦过一次,妈妈就全身抖动一次。

  「呜呜……你……你欺负妈妈……」妈妈哭道。

  我笑道:「妈妈,你说呀,水这么多,从哪里来的呀?」

  妈妈沉默不语,我又加快了摩擦逗弄的频率,直惹得她浑身激抖不停。
  这时,刘震道:「我们可没时间看你们调情,要干就快,不干就下来,让我们来!」

  不必细说,这自然是我控制他说的。

  妈妈闻言全身一紧,我感觉到她大腿肌肉都已经僵硬了。

  于是我缓缓俯身,在她耳边道:「妈妈,你说呀……只要说了我就插进去!」
  妈妈羞涩满脸,看看那三人,又看看我,忽的双手环抱住我,将我拉向她,轻轻舔着我的耳垂道:「从……从我的那里流出来的……」

  我轻笑道:「那里是哪里啊?」说话间还不忘鸡巴在小穴口徘徊,不时逗弄逗弄那已经完全露出的阴蒂。

  「嗯……你……」妈妈轻哼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坏,我……我说不出口……」

  我轻声道:「是不是从你的逼里流出来的呀?」

  「啊?」妈妈惊道,「不……不要说那种字眼……」

  「哪种字眼啊?」龟头已经轻触到穴口,不过并没有进去,而是上下摩擦,只感觉穴口越来越滑、越来越润,恐怕只要轻轻一用力就可以毫无阻碍地尽根而入。

  「啊……」妈妈的声音都带着颤音,环抱我的手臂也有些轻抖,我知道她现在一定很期盼我毫无保留的操她。

  「快说啊!快说啊妈妈!」我抬高屁股,把鸡巴带离穴口。

  妈妈的脚一下子又顶了上来,压紧我的腰部。

  「不……不要走……」妈妈轻声道,又隔了一会,不等我问话,她又轻声道:「是……是我的逼……逼里流出来的……呜呜……」语带哭腔。

  我听得大乐,也不再逗她,龟头在穴口摩擦一阵找准位置,妈妈脚上用了用力似乎想要把我推进去,我不等她多做反应,低吼一声,将鸡巴插了进去。
  妈妈紧窄的小穴紧紧的包住我粗壮的鸡巴,里面又滑又腻,尽管在不停地夹紧,但抽查起来却一定都不费劲。

  「我要……啊……给我……啊……」

  妈妈的叫床声真是销魂蚀骨一般,长这么大都难得几回闻,原先她穿着也保守,对男性的吸引力原就不大,要不是那一次我劝她改改自身着装,也不会有后来的一切,想来以前她跟爸爸做爱的时候必定也是轻声低吟,从不大声叫床,现在发出这么一声简直是开天辟地了。

  随着她这一声娇怯的浪叫,她那紧紧环抱住我的、雪白诱人的藕臂,更加大力紧抱住我的背部,尖尖的指甲直陷入肉里,彷佛溺水的人抓到了浮木一样,小穴内的嫩肉不停地收缩着。

  妈妈一脸的迷离,美丽的双眸泛出阵阵雾气,一抹淡淡的泪痕在她眼角若隐若现,樱唇微张,发出微微的喘息。

  「嗯……哈……啊……嗯……」她娇喘着。

  看着妈妈陶醉的样子,我边挺动屁股边问道:「妈妈,跟我做爱舒服不?」
  也许是位置的缘故,这次一直都没有感觉到龟头冲入子宫的感觉,但是看妈妈的表情,显然对这种姿势更加钟爱,也许直冲子宫的那种抽插虽然也舒服,但开宫的痛苦必然将那种快感冲淡了不少。

  她不说话,也不回答我的问题,环抱我的力气更加的大,娇喘也愈发急促。
  「舒不舒服!舒不舒服!」我将鸡巴拔出一段,又快速插进去。

  来来回回几十下,妈妈口中的娇息更加的急促、更加的剧烈也更加的大声。
  「不舒服啊?」我舔舐她的耳垂,在她耳边轻轻吹气。

  「啊……不……不……不是……」我抽插的频率使得她都不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而小穴的回应明显就比她的心思直白多了,穴壁的嫩肉蠕动紧夹、子宫口的吸力紧嘬不止,「花……花样……真多……嗯……」

  「那你说舒服不舒服呀?喜不喜欢我操你啊?」我继续说着一些下流的字眼以刺激她。

  「唔……呜……呜……喜……喜欢……你弄得……我……好舒服!」她呜咽道,但屁股却配合地挺动,迎合着鸡巴的抽插。

  母子二人都打开心结,此刻灵欲合一,自然是都获得巨大的快感和满足感。
  「喔……我……我不行了……」妈妈轻叫一声,继而抱紧我的头,双脚夹紧我的腰,屁股拼命上上下下起伏摆动,湿润的樱唇微张,樱口娇吟叫出:「啊……」与此同时,小穴肉壁剧烈抖动,一浪胜过一浪,子宫口也微微张开,龟头虽然没有全都进去,但马眼那一段却是进去了。

  「啊……」一股淫水再次狂喷了出来,我不再抽动,而是用龟头紧紧堵住子宫口,不让淫水流出,我心里的猜想是只有妈妈高潮时的淫水才会对我有益处,平常的淫水并没有什么用处。

  果不其然,淫水浸润着马眼,我感觉马眼开始有些微发烫,一股股热流从马眼蔓延到龟头,再继续一路走高将整个鸡巴都包裹住,然后又蔓延到睾丸,但这回却没有再蔓延下去,仅仅到这一步就没有继续。

  轻轻抬起胸膛向下看去,发现小穴与鸡巴的结合处泛着阵阵蓝绿光芒。
  这种微烫的感觉,让我很是受用,妈妈双眼圆睁,水灵灵地看着我。

  我笑道:「妈妈,热么?」

  妈妈羞涩地点点头,轻声道:「怎么回事啊?又热又舒服,刚才我就想问了,以前从来都没有这种感觉。」

  我心道:上次在御龙湾的时候肯定有过,只不过你不记得了而已。

  我说道:「我也不清楚,只有跟你做爱才有这种感觉,连我都感觉很热很舒服。」

  「啊?」妈妈惊讶道,又看了看孙刘郑三人,轻声道:「你跟别人做爱没有这种感觉?」

  我说道:「也许她们有,可是我没有,一般她们的这种变化都是在我射完精之后,那时就会有那种光芒出来,像现在这样我还没射精就出现还是头一次。」
  妈妈满脸红晕,两臂用力把我抱紧,我的脸和她的脸紧紧贴合在一起,她的脸很烫。

  虽然泄了身,但我没有抽出鸡巴,仍压着她,妈妈的胴体轻抖起来,我抬起头,亲吻上她微喘着气的红唇、抚摸妈妈诱人的乳房,然后就开始缓缓地抽动那根炽热的鸡巴。

  「妈妈,我们换个姿势,你坐在我上面。」我柔声要求道。

  妈妈再次看了看那三人,冲我使了个眼色,看起来她并没有反对之意,只是顾忌那三人还在房里。

  我轻声道:「没事的,现在他们不会做什么的,我的鸡巴还很坚挺呢!」
  我抱紧妈妈,直起身来,然后我跪到床上,挪动到床中心,来一个仰身,把她翻到了上面,在这整个过程中,小穴和鸡巴始终是紧紧吻合交缠着,没有分开一丝一毫。

  这个姿势让我的鸡巴插得更深,妈妈不禁轻叫起来:「哦!唔……好充实……喔……插……插到底了……」

  床垫的震动使得妈妈没有稳住,一个趔趄,双手撑上我的胸口。

  「嘿!」我一声低吼,把屁股向下一用力,给了床垫一个起始动力让它晃悠起来。

  「啊!」妈妈一声轻喝,借着这股动力,这种姿势,我的龟头轻而易举地插进了子宫里。

  妈妈也顺势摆动着屁股一下一上的套了起来,只听到很有节奏的「滋……滋……」的两个性器交合时似抽水的响声。

  抬眼望去,只见此刻妈妈俏脸含春、柳腰款摆、玉乳乱抖。

  她的胴体已经蒙上层薄薄的香汗,频频发出销魂的娇啼呻吟声:「唔……喔……好舒服……好舒服……」

  此刻她像是已经放下了那份矜持,将身体的真实感受直观的表现了出来。
  妈妈不停上下扭摆着玲珑凹凸有致的胴体,带动她一双饱满、坚挺、微翘的乳房上下起伏轻荡着,顿时迷得我神魂颠倒,忍不住伸出双手握住动情的妈妈的香滑巨乳,尽情地揉搓抚捏。

  她的一对巨乳此刻已经变得弹性奇佳,高傲地挺立着,更显得坚挺不坠,已经是粉红色的奶头被揉捏得硬胀如豆。

  此时妈妈愈套愈快,不自禁的收缩小穴肉壁,子宫口的那一圈肉箍将龟头频频含夹磨旋一番。

  「呜……这……这床垫弹性太大……我……我停不下来……」妈妈娇羞地说道。

  明明是她自己屁股上下套弄不停,却偏偏还要找理由说是床垫的弹动导致的,嘿嘿!说到底,她还是不愿意在自己儿子面前表现出那种媚态。

  妈妈说着,套住我的鸡巴使劲抬臀又压下,屁股开始慢慢上下移动,把小穴里肉棒吞吞吐吐。

  我望向我和妈妈交合的地方,小穴和鸡巴紧密地结合着,一阵阵温热的肉浪包裹着鸡巴,心里有说不出舒服和痛快。

  妈妈双手撑住我的胸口,屁股起起落落,小穴夹着鸡巴狂乱地套弄着,淫水越流越多,千娇百媚,香汗流个不停。

  妈妈是这么地美丽,在下面的我双手轻抚着她的大腿,轻探那迷人的滑手的股沟,往上探触平滑的小腹,原本小腹上还有些赘肉,如今已经是消失无踪、全然不见,又向两边摸去,摸上她纤细嫩滑的腰肢,最后继续往上,手指在乳房的下端不断摩挲,只感觉入手滑嫩,爱不释手。

  「嗯……小……嗯……摸妈妈的奶子……用力的摸……啊……好美……嗯……用力的搓……嗯……妈妈好舒服……好舒服……」

  妈妈有这种要求,我怎能不答应,乳房一直都是她的敏感带,两次做爱,不管是自愿还是被迫,她都让我摸她的乳房和乳头,而且每次我只要一吸吮乳头,小穴中的反应就告诉我她的快感在不停上升。

  于是我抓住她两颗挺翘浑圆的乳房,乳房呈漂亮的水滴状,在修复之后,地心引力仿佛失去了它应该有的作用,一对巨乳既坚挺又富有弹力,我食指拇指一夹,揉搓着她弹珠般的粉色乳头,一下下挤压着,妈妈颤抖起来,屁股更使劲地往我身上压,呼吸也越来越快。

  放开对妈妈乳头的蹂躏,我把双手放在妈妈的双乳上,用手掌重重的搓揉着她的乳房,把乳头夹在指缝之间,每一次揉捏都下意识地给予乳头一定的挤压。
  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讲,一对尖挺的乳房已经足予让人心动动心,能摸上一摸都不得了,而这对在我面前的乳房,这对巨乳,我可以随心所欲地触摸,并且是来自我的生身之母,简直是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

  我浓烈地喘息着,双手也不再是像方才那样轻柔,加大了力道,用力地搓捏着两团细嫩的软肉,同时指缝对乳头的夹击也更加的重。

  每一次的夹击,妈妈全身都是一抖,穴肉和肉箍便夹紧几分,而我的鸡巴也配合着她的动作,一上一下的顶着。

  妈妈把两手搭在我的肩上,开始大幅度的套动,每一次的套动,她都先缩紧小穴的内壁,以加强小穴的紧度,使它能紧的抓住我的鸡巴,一点一点的往上抬,直到鸡巴只剩龟头的马眼部份留在小穴里,然后不理会我的任何反应,又一鼓作气的往我的鸡巴的根部坐去,而这种冲击使得龟头每次都冲进她的子宫里,甫一冲进去,妈妈立即又借着腰部的动作,肉箍紧紧套住冠状沟,把我的龟头紧密地磨了几下,使得我舒服得叫不声来,只觉得三魂七魄,都快让妈妈的小穴给吸走了……

  「唔……好……好舒服……一切给你了!小穴美极了!」她轻声道。

  我笑道:「妈妈,这也是因为床垫弹力太大呀!」

  妈妈媚眼如丝,瞥我一眼,知道我已戳穿她的借口,轻哼道:「坏……孩子……」

  也不理我,她继续上下快速套动鸡巴,樱唇一张一合,娇喘不已,满头柔亮的秀发随她晃动的身躯而四处飞扬,她快乐忘形的呻吟声和鸡巴抽出插入她小穴的「噗滋……噗滋……」淫水交响声,汇合成一曲淫靡的乐章,使人欲火沸腾陶醉其中。

  我也感觉到龟头被舐、被吸、被夹、被吮,各种快感齐齐从四方攻击,舒服得全身颤抖,当然不敢怠慢,用力往上挺迎合妈妈的狂套乱动,当她向下套时我将鸡巴狠狠的往上顶,只插得妈妈淫水四溅,溅在我们身周,把那一片的床单全都打湿,更有一部分沿着鸡巴往下流,从根部顺着股沟流向床单,将我的屁眼都打湿,屁眼处那种湿湿冷冷的感觉使得我屁股一夹一夹夹紧括约肌,鸡巴自然就胀大了。

              43、变生肘腋

  我俩的一上一下简直配合得天衣无缝,舒爽无比,龟头更是下下都深入妈妈子宫,直顶内部,那个肉箍就一下下套着龟头摩擦。

  我抬起头看着我的鸡巴在妈妈的小穴里进出闪亮着光,那是她的淫水沾在我的鸡巴上,使得它全身油亮油亮的。

  由于小穴内壁的紧夹和套弄,我的鸡巴现在已经红通通的,整根鸡巴就如一条胡萝卜一样,而妈妈的小穴就像一张嘴巴,在咀嚼我那根如胡萝卜般的鸡巴。
  「唔……好大……小……俊……妈妈好快活……哼哼……顶死了……哦……哦……好舒服……啊……」

  妈妈流着泪,梦呓般的呻吟着,拼命扭腰抬臀,使小穴和鸡巴贴合得更紧密,她轻声娇呼着,屁股一下下往下压,让我深深插入。

  龟头在妈妈子宫里进进出出地冲刺,棒身在小穴里狠劲的抽插,这些,都使妈妈娇喘连连,只见妈妈秀发零乱,娇喘嘘嘘,双手死死地按紧我的胸膛,指甲都陷进我的肉里。

  她忽然夹紧双腿,屁股上下起伏频率更甚原先,脸上表现出一种似是难受,又似期待的娇态,看得我不禁色欲盎然,魂飞九霄,这一刻我什么都顾不上了,只知道享受妈妈的小穴带给我的快感……

  妈妈又加快了速度,她的阴蒂由于激动过度,也整个地突了起来,在我的耻骨上撞击着,我放开揉捏着乳房的手,伸到结合的地方,就在阴蒂的正下方。
  每撞击一次,阴蒂就会与我的手指碰撞,而我都抓住这个机会使劲揉搓一下阴蒂。

  而妈妈每一次都发出一阵颤抖,随着节奏的加快,颤抖不再是间断的,而是连续的,使她浑身战栗起来,我的眼中只看得到妈妈不断张嘴喘息,脸上一副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的表情……

  不多时,她便气喘吁吁,慢了下来,停了下来,整个人软绵绵的瘫软下来,趴在我身上。

  「我……我没力气了……好舒服啊……」她轻声道。

  我一把握住她的两片臀瓣,两手一使劲,开始上下套弄,将妈妈的屁股当作一个自慰器一样不停撸弄。

  妈妈虽然身子没了力气,但小穴里力气还是很大的,每一次套弄都很费劲,因为她趴了下来,龟头已经不能冲进子宫里,只能在子宫外头流连。

  「啊!啊!」妈妈的声音大了起来,趴在我身上呼喊连连,「不……不……我……又要……啊……小俊……俊……又要……啊……又来……来了……」
  我此时将妈妈往下一推,使她翻下身来,她正在兴头上,忽然被这么一吓,满脸疑惑地看着我。

  我低头望去,穴壁的颤抖连带着小阴唇都在颤抖,小穴一张一翕,似乎在说:为什么要离开?

  淫水从内里流出,但并不是很大量。

  我轻声道:「妈妈,还要泄身么?」

  妈妈满脸羞红,踢了我一脚道:「被你这么一吓,感觉都下去了,不上不下的好难受。」

  我笑道:「那没事,我们换个姿势!」

  妈妈搂住我道:「你怎么心里一点都不紧张的?他们可都还看着呢啊?」
  我说道:「没事,让他们看着,让他们看看我的性能力到底有多少强,比他们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妈妈轻轻『呸』了一声:「哪有多强,我看也就一般。」

  我转向对刘震道:「你们说话还算数么?我没有软之前你们不会找我麻烦吧?」
  三人同时点点头,我又对妈妈道:「你看,就算是恶人,也要说话算话的呀。」
  妈妈点头道:「看不出来,我从没想过他们会守诺。」

  「那妈妈你说,我的性能力强不强?」我淫笑道。

  妈妈啐我一口,道:「都什么时候了还问这种无关痛痒的问题。」

  我将她翻个身,使她趴在床上,我则挪到她的身后。

  扶住鸡巴,用龟头在小穴口摩擦着,穴口微微张开,似乎已经迫不及待要迎接我的进入。

  「你……你还磨蹭什么……快来呀……」妈妈扭动屁股向后一套,想要趁我不备吞进鸡巴。

  我笑道:「妈妈,你刚才说我的问题是无关痛痒的,现在你觉得是有关痛还是有关痒呢?」

  妈妈回头看向我道:「你这小子!尽问些羞人的问题。」

  我也不着急,就是让龟头在门口摩擦,偶尔进去一点,当妈妈要向后套弄的时候又很快出来,急得她屁股乱扭,语带哭腔地哼哼:「快……快来呀……」
  我猥亵笑道:「那你说呀,有关痛还是有关痒啊?」

  妈妈下唇轻咬,屁股晃动,发出低低的声音道:「痒……」

  我趴到她的美背上,鸡巴顶住屁眼位置,双手握上垂在身下的巨乳,轻声道:「什么?我没听清楚啊!」

  妈妈的脸上红红的,隔着一段距离我都能感觉到那股羞人的热气。

  「痒……有关痒!」妈妈加大了一些音量。

  我把鸡巴往下挪挪,龟头在穴口进进出出,就是不全根没入。

  「哪里痒啊?是不是这里?」捏住妈妈的乳头,用力一捏。

  「啊!不……不是……是……」妈妈轻呼,「是下面……下面……啊!」
  我把龟头整个插进小穴里,笑道:「下面是哪里?是哪里?我要你说那个字眼!」

  「啊……是……是逼……逼里好痒……呜呜……」说出这句话,妈妈忍不住哭出声来。

  我听这哭声不像是高潮来临的感觉,倒像是发自内心的悲伤,急忙挪过去,看见妈妈的眼泪滴在床单上,赶忙托起妈妈的脸。

  眼泪顺着眼眶流出,妈妈眼里仍然是水汪汪,脸上一副悲怒的表情。

  我一下失了方寸,忙道:「妈妈,怎……怎么了?」

  妈妈满眼哀怨地看着我,啜泣道:「你……你作践我……我……还让我说那种字眼……刚才就让我说,现在还让我说……」

  我心里好是心疼,去掉原虫的因素,在正常的情况下,我跟妈妈现在还处在危险之中,我却因为跟妈妈做了爱而心里有些扭曲,不知怎么就是想让妈妈说些淫言秽语,现在想想,妈妈一直以来有良好的教养,我这么做不就是在作践她么?这样我跟刘震他们本质上不就是一丘之貉么?

  我抱住妈妈,轻声道:「对不起妈妈,我……我错了……你不用再说那些话了,我也不会说了,我们……就像正常母子那样做爱吧……」

  最后一句话使得妈妈『噗』一下笑出声来,她小手捶打我的胸口,娇嗔道:「还像正常母子那样……谁家正常母子会做爱啊!」

  我『嘿嘿』一笑:「说错话了,我们像正常人一样做爱吧!来,你还趴下来。」
  妈妈美目怒嗔我一眼,但还是乖乖地趴了下来。

  我再次挪到她身后,双手扶住她那光滑雪白浑圆的玉臀,龟头找准位置直接就插了进去。

  然后轻抽慢插起来,而妈妈只得扭动纤腰,不停地挺着玉臀向后迎送配合着。
  我一时九浅一深,一时九深一浅,一时又忽左忽右地猛插着。潜藏在妈妈胴体深处的欲火再度被点燃起来,此刻她再次呻吟娇哼起来,频频发出销魂蚀骨的声音。

  这声音对我而言直如前进冲锋的号角,让我更加大力地抽插。

  「嗯……唔……好厉害……太深了……好舒服!」妈妈娇哼道。

  妈妈娇躯颤抖,上身已经渐渐完全趴到床上,这样一来她的屁股也同时向下移去,我急忙将两个枕头垫在她小腹下以便抬高屁股。

  她如着魔般呼道着:「啊……哎……不行啦!……我的……要被你插……插破了啦……轻……轻些……」

  妈妈求饶的声音,让我听了就如打了兴奋剂,更加卖力抽插,我一心只想把美好香艳的一幕烙印在妈妈的心坎里,所以每一下的撞击都更快更强烈,像是要插穿她那诱人的小穴才甘心似的。

  妈妈被插得秀发散乱、娇喘连连,身上渗出细密的香汗,把身下的床单全都晕湿,而她的淫水也四下飞溅,把枕头都浸湿了。

  随着这一股股香汗和淫水的飞出,她胴体上的香味更是越来越浓烈。

  「啊……唔……太重啦!」她的手向后伸来,握住我的手,想要控制我的抽插频率。

  这样一来她全身几乎就都压在了床垫上,一对巨乳紧紧地被压迫着。

  我推开她的手,把身子向前探,使得整个人都压在妈妈身上,只靠鸡巴插在小穴里顶住。

  「啊!」妈妈抬头一阵娇呼。

  我不管她,伸手到她身下揉住一对巨乳,把它们全都向外拖,直到乳头暴露在空气中。

  「你……你动呀……」这一系列的动作不可避免的,我抽插的动作会停下来,妈妈似乎不高兴了,扭了扭屁股让我动。

  我并没有立刻就动,而是双手撑在妈妈的乳房处,用拇指将乳头压在床垫上,轻轻一捻。

  「别……啊……」妈妈的呻吟更加欢畅,小穴里的夹力也大不少。

  我被妈妈娇滴滴的叫床声叫得欲火燎原,一边加大了些力道捻动乳头,一边将粗大的鸡巴插进妈妈淫水湿透的小穴里。

  啊!如入无人之境一般,没有任何的滞涩,没有任何的不适。那层层的嫩肉使得龟头感受到特殊的快感,更爽的是,这个姿势妈妈的屁股抬高了,我也插入得更深,听说这个姿势是最容易让女性受孕的姿势,不知道我这样做了会不会使妈妈怀孕?

  妈妈最终娇哼着,激动得抬起头向后仰,频频从小嘴发出甜美诱人的叫床声。
  而她那又窄又紧的小穴把我的鸡巴夹得舒畅无比,于是我改用旋磨方式扭动臀部,使坚硬的鸡巴在妈妈的湿滑小穴嫩肉里回旋。

  「喔……太舒服……被你插得好舒服……」妈妈顾不得羞耻及仪态舒爽得呻吟着,同时高高抬起屁股拼命地上下扭挺起伏,一来使得鸡巴更深地插入,二来方便迎合鸡巴的研磨。

  妈妈小嘴娇声不绝,而小穴深深套住鸡巴,如此的紧密旋磨可能是妈妈过去做爱时不曾享受过的快感,她被插得娇喘吁吁、香汗淋漓。

  「嗯……小俊……你……还是……那么硬!」妈妈用只有我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我的性能力强不强?!」我趴在她耳边问道。

  「又……又问……」妈妈有些不耐烦,似乎不想回答我。

  我加大力抽插几下,不小心鸡巴滑出了小穴。

  「啊!」妈妈叫道,「强!强!别出去!」

  其实我心里倒是真没想着要拔出来,意外,都是意外!

  但是妈妈既然已经回答了,我又再次插进去。

  「跟爸爸比呢?」插进去,我并不抽送,又问了一个问题。

  妈妈有些怒意,双眉深蹙,说道:「你……你怎么和你爸爸比……」

  我拔出鸡巴只剩龟头,又重重地插进去。

  「你不说,我不动哦。」

  「嗯哼……」妈妈呻吟一声,嗔怒地看我一眼,轻声道:「你爸爸……那几年……那几年……你爸爸也很强的……你的能力这么强,可能还是因为他的遗传呢!」

  我心里有些不服,生出些好胜之心,虽然他是我爸爸,但是在这种事情上,我不想输给任何人。

  我沉默不语,只用行动来证明,再次抽插起来,呻吟声很快从妈妈那性感樱唇里频频发出,小穴内不断涌出湿淋淋的淫水,使得我的抽插更加顺畅。

  我胯下狂抽猛插,同时亦爱抚捻动着妈妈那两颗粉嫩的乳头,她的身子颤抖更巨。

  我用手指轻轻拉拔、撵动,那娇嫩的乳头被刺激得耸立如豆,挑逗使得妈妈更加呻吟不已,这娇媚的呻吟声似乎带着一些淫意。而她的胴体颤动淫水不绝,娇美的粉脸虽然埋进了床垫里,但也能才道必定洋溢着盎然的春情。

  「喔……爽……太舒服……我又要……」妈妈娇嗲呢喃,话还没有说话,一股股饱含着热力的阴精就从子宫深处急喷而出。

  只要我还没射,我自然就不能停。

  拔出鸡巴,手伸到枕头上,拍拍妈妈的胯骨,她一下就明白了我的意思,依顺的再次高高翘起那雪白有如白瓷般细腻光滑而浑圆的大屁股,这种情景下,那狭长浅红色细小的肉缝暴露无遗,穴口湿漉漉的淫水使粉红的小阴唇闪着晶莹亮光。

  此刻妈妈回首一瞥,迷人的媚眸妩媚万状,似在跟我说:还不来?

  我跪在她的背后,一手轻抚着她的屁股,另一手扶着她的胸口使她直起身。
  妈妈双手从我背后箍住我保持身姿。然后扭过头来,我二话不说就亲了上去,饥渴地亲吻着她粉嫩湿润的樱唇,吸吮她口腔内的津液,更顺势把舌头伸入她口中乱搞。

  就在这当口,我把鸡巴从后面插入那湿得一塌糊涂的小穴,妈妈娇哼了一声,柳眉一皱,双手箍住我的力道加大了几分,雪白粉嫩的可爱小手上十根纤纤玉指痉挛似地掐进我的肉里。

  我把妈妈整个上身都直起,她雪白的美背就紧紧贴着我的胸膛,我一顶一抽地抽送着鸡巴,妈妈渐渐有些力不可支,箍住我的手又松开了,我急忙拉住她的手,不让她倒下去。

  妈妈这时要趴在床上,但双手被我紧紧拉住,她的小穴更加的紧。

  手上的细汗将我们的双手都润透,摩擦力越来越小,终于,『啪』妈妈的手从我手里滑出,她重重摔在了床垫上,但我并没有停下抽送的动作,双手放在妈妈的胯骨处,猛力一提,将枕头挪了挪位置,好让妈妈的屁股抬得更高。

  这姿势叫『狗交式』,做爱的男女性器官吻合得最彻底和深入的一种。妈妈可能从来没想试过这种姿势,她支起双手,不停地前后扭晃屁股迎合着我的冲刺,身子也不停前后摆动,真可惜,床对面没有一面镜子,不然我就可以欣赏那两颗富有弹力的挺翘乳房前后晃动了。

  『狗交式』的魅力使得妈妈兴奋得四肢都在颤动,她的后背都泛起潮红,带有浓浓女性体香的细汗在背上密密麻麻,汇成一颗一颗、一片一片,然后又从背上滑落到床单上。

  妈妈的屁股像一个成熟的、充满诱惑的水蜜桃,这一颗一颗的细汗,更像是露湿玫瑰,充满了销魂的引诱。

  我的鸡巴在屁股后面顶着妈妈的穴心,她娇嗲欲滴的小嘴频频发出销魂不已的娇啼声,「噗滋噗滋」的插穴抽水声更是清脆响亮,而此时我胯下的鸡巴也被妈妈的小穴肉壁夹箍着快感连连。

  「喔……好舒服!小俊……插得我好舒服!」

  妈妈好像放开了矜持,激动得大声呻吟,她光滑雪白诱人的胴体加速前后狂摆。我听到那娇嗲的叫床声,刺激得我更加用鸡巴猛力地抽插,一波波地将妈妈的情欲推向高潮尖峰,小穴中嫩细的穴肉随着鸡巴的抽插而翻进翻出。

  我也就势攻击,再攻击!时而猛、狠、快,连续抽插,时而轻抽慢送,款款调情,时而磨、旋,揉、压,叩弄子宫肉箍,那种开宫的痛苦似乎被进进出出的快感淹没,妈妈淫水狂流,『噗噗』响声不绝。

  说时迟那时快,妈妈又整个上身趴到了床上,把脸埋在床垫里,大声呻吟道:「啊……我不行了……又要……又要……啊……」

  顿时,我觉得妈妈的小穴在有力的一夹一夹的咬着我的鸡巴,一股吸力在我插进去的时候猛然用力收缩,将龟头全部吸进子宫里,而子宫里泛出一阵泡沫似的热潮,直喷向我的龟头。

  与此同时大量热乎乎的阴精一浪接一浪地狂喷在龟头上,把我的鸡巴浇洒得说多爽就有多爽,而那肉箍则有规律的翻动,夹得我都有些疼。

  太爽了,太畅快了,我再也忍不住了,全力把鸡巴顶进妈妈的子宫,全身一阵哆嗦,龟头一阵酥痒,一股股精液自龟头的马眼夺关而出,狂野的喷射入妈妈的子宫深处。

  妈妈被我滚烫的精液射得有些失神,她上半身趴在床上,雪白诱人的屁股却翘得高高的,我的精液一点不漏地灌满了妈妈的小穴,坚硬的鸡巴在小穴里一突一突地跳动。

  我喘着气趴到妈妈背上,亲吻她的美背,舔吸她的香汗,这时鸡巴已经半软了,看来一次做爱能够仍然保证硬挺,两次做爱就会渐弱一些了。

  鸡巴仍然插在妈妈诱人的小穴里,我要让子宫里满溢的精液尽量存留着,如美艳亮丽的鲜花需要养份去滋补一般,妈妈会更加明艳照人、妩媚亮丽的!
  热烫感再次袭来,这一次没有原先那么热了,蓝绿的光芒从子宫蔓延出来,沿着鸡巴蔓延到我的身上,沿着妈妈的阴唇蔓延到妈妈身上。

  感觉并没有多大变化啊,当然也可能是有了变化一时半会感觉不出来。毕竟刚才那一次射进去的修复感很明显是因为我的力量下降了很多这一次也许也有一些变化吧?

  「妈妈!妈妈!」我翻下身,装作急切的在妈妈耳边叫道。

  妈妈迷离地看我一眼,疑惑道:「怎么了?」

  我轻声道:「软……软了……」

  妈妈有些茫然,很快就意识到我是什么意思,大惊失色道:「软了?那……那我……」

  她花容失色,满脸惊恐。

  我抚摸她的背,轻声道:「不用担心,我的能力又回来了……我又能控制他们了。」

  妈妈大喜,眼眶中泛出泪花:「真的么?」

  「嗯!」我坚定地点头到,「放心吧!我不会放过他们的。」

  我作势冲那几人一挥手,然后对妈妈说道:「好了,他们不可能再动了!」
  妈妈一脸狐疑,说道:「就这么简单?」

  我点头道:「嗯,就这样,以前还困难些,但是这次的恢复让我的能力更强了,控制起来得心应手。」

  「那你是怎么恢复的?」妈妈疑惑道。

  「额……我也不清楚,就是跟妈妈做爱就恢复了。」我说道。

  妈妈脸带羞涩:「啊?是因为跟我做爱?」

  我坚定地点头:「多亏了这次是做了两次,如果只做了一次恐怕还不行呢!」说完我得意地笑着,心想:其实一次就够了,本来只想再占一次便宜,没想到反而有了意外收获。

  妈妈满脸羞红,摸脸道:「哎呀!你这孩子,这种事还说出来!」

  她看向那三人,面色大变道:「被他们听去了!」

  我还是那副得意的笑容,说道:「放心,他们三个现在已经是聋子、瞎子、哑巴了,任何东西他们都不能看不能听不能说了。」

  妈妈起身道:「那我们去洗澡吧!」

  我拦住她道:「不能在这里洗,这里是是非之地,天知道会不会还有同党过来,少待一会是一会。」

  听了我的话,妈妈点头道:「行!那我们赶紧走吧!」

  我拿起衣裤套上,忽然,「啊!」妈妈惊呼一声,我以为出了什么事,急忙看过去,只看到一副淫靡的画面,精液、淫水混合在一起,带着白沫从妈妈的小穴里汩汩流出,将她的三角裤都完全打湿。

  「快拿面纸来!」妈妈叫道。

  我正要去拿面纸,万万没想到,突生变数,『哗啦』一声,玻璃窗碎裂了,一个东西从外面扔了进来,砸中窗帘,落在了地上。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突然来了这么个东西,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拿起妈妈的外套和短裙,我以最快的速度套在她身上,连内里的衬衫都没有穿,我顺手抄在手上。

  『嗤嗤嗤』!那个扔进来的东西发出了刺耳的声音,像有什么气体喷出。
  我心下大惊,急忙抱起妈妈往门外冲,顺口道:「妈妈,快拿上摄像机!」
  妈妈一愕,看到三脚架支起的摄像机,赶忙抄在手上,紧紧握在怀里。
  来到外屋,外屋里同样也有一个那种东西,正在冒着白烟,魏少还坐在沙发上没动。

  就这短短的几秒钟,屋里已经弥漫了呛人的烟气,这东西一闻只感觉鼻眼发酸,眼泪止不住流出来。

  操!是催泪弹!

  抱着妈妈冲向房门的方向,能用上催泪弹这种东西,来者必然不善!但对方肯定不是要我的命,不然直接来个毒气弹我就嗝屁了!

  一脚踢开房门冲到走廊上,走廊上已经有一些人听到声音出来了,这呛人的烟气弥漫的很快,不一会就将走廊也填满了,各个房间都传出咳嗽声。

  我倒感觉还好,大概原虫又开始工作了,涕泪俱下的感觉已经减弱很多,趁此机会我看准安全通道的位置冲了出去。

  到了楼下,楼下也是一片慌乱,烟气还没有弥漫过来,不过已经很呛人了,整个大厅都乱哄哄的,我压低身子,从后门冲了出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